Tag: Ireland

創業人生 | 熱愛甜品的香港廚師,打造都柏林第一雞蛋仔: Bubble Waffle Factory

創業人生 | 熱愛甜品的香港廚師,打造都柏林第一雞蛋仔: Bubble Waffle Factory

2017年3月成立於都柏林EATYARD食品市場(Food Market),之後同年來到了都柏林市中心的繁榮一區—Liffey Street,開始了全新的雞蛋仔甜品店!

小科普:Eatyard是Bodytonic的食品平台,專用来创造和推广任何与食品和饮料有关的东西,无论是品牌、活动、收购、市场、节日、讲座等。



餐廳主廚:摇身一变成为甜品店老闆

Bubble Waffle Factory(BWF)老闆——Kee,是一名來自香港的餐廳大厨。擁有超過10年廚師經驗的他,外表帥氣老練,實則是位十分喜愛甜點的 “老闆” 。

回憶起當初,因獲知愛爾蘭當地需要一名亞洲廚師前來當主廚,Kee便果斷申請,希望能轉換環境,尋求更好的職業發展機會。

很幸運地拿到了這個機會。來到愛爾蘭後,不知不覺的喜歡上這裡的生活及環境,於是一待就10多年了。

如果你是一名廚師,你會喜歡研究食材,對烹飪充滿熱情,喜歡品嚐各種味道,希望可以烹飪出獨家製作的菜餚。因為在愛爾蘭找不到一個美味又符合亞洲口味的甜品,所以Kee有了創立Bubble Waffle的念頭!

童年回憶:香港雞蛋仔(Bubble Waffle)

雞蛋仔(Bubble  Waffle)是許多香港朋友的童年回憶,也是代表著香港的著名甜品之一。

“當初來到愛爾蘭,我覺得這裡需要有一個能代表香港的甜點,所以便開始研究如何製作香甜可口的雞蛋仔!”

於是,Kee開始上網查詢資料及自行研究秘方。經過一番努力後,最終研製出了現今能在店裡品嚐到、專屬BWF的美味雞蛋仔!

為了讓西方客人留下更好的印象,Kee將Temple Bar的店面及裝潢設計傾向於西式風格,強調歡樂及時尚感,嘗試擺脫外國人對於東方人的固有印象(中國風);在菜單上,他也選擇不添加中文字,更加貼近了當地人民。

開店過程的種種難題:當老闆更累!

由於製作雞蛋仔的器材主要從中國運輸,所以會面對運輸費及時間的問題。

運輸費甚至會比機器本身還要昂貴,有時候還需面對運輸延遲的問題。

“被稱作『老闆』好像很好聽,很nice,但實際上工作時間比以前更長,擔心的事情變得更多。”

當了老闆後,Kee有了更多的壓力,需要思考更多事情,就連一個小螺絲掉出來都需要擔心是哪一個器材出了問題。

不同於以往的工作,到了下班時間就可收拾回家;而是需要花更多時間待在店裡,除了監督員工工作外,還需觀察店裡食材等方面的問題,為了就是確保能提供每一位顧客可以享用最美味的雞蛋仔!

幸運地遇見兩位得力助手

雖然飲食業的人員流失率偏高,但Kee很幸運地遇到了兩位得力助手,從開店不久後便幫他打理好生意的各種事項,至今在店內工作已超過兩年。

店經理——Ann,主要負責監督及教導新進員工關於平時上班的各種工作內容;行銷經理——Kai則是負責電子營銷及社交媒體經營,主要會投放廣告及製作精緻的內容吸引顧客光臨。

刀子嘴,豆腐心老闆

Kee是一位嚴厲且做事非常認真的老闆;而他的員工則多為年輕的在地學生、打工旅遊者。雖然有時候因員工無法達到預期的表現而顯得嚴苛,但內心卻是希望他們在未來可以變得更加進步。由於店鋪空間不大,加上人流很多,所以店內每位員工必須學會每一項技能,從收銀、製作雞蛋仔到製作奶茶,已便能應付高峰期的客流。

我希望員工都能在店內擔任好每一個崗位。當高峰期時,就可以確保每個人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、可以做什麼。

都柏林是愛爾蘭的首都,也是許多大學的根據地。因此,有許多學生都會不停的尋找兼職。每當有新進員工,Ann都會負責訓練他們,包括擔任收銀員、製作雞蛋仔、設計雞蛋仔、製作奶茶等工作。

 

BWF大多數材料都在來自於愛爾蘭當地的供應商,而當中的冰淇淋更是從愛爾蘭其中最佳的產商進貨。

遠近馳名的Bubble Waffle Factory

開店到現在,Bubble Waffle Factory可說是都柏林遠近馳名的甜品點,每天都有許多遊客或愛爾蘭人民前來光顧。尤其是在傍晚及晚餐後的時間點,許多顧客會洶湧而至,大排長龍的前來購買自己喜愛的雞蛋仔。

“那段期間覺得非常有成就感,也獲得了許多良好的評價及評級。很開心可以分享香港的傳統甜點給世界各地的人們。”

除了雞蛋仔,店內也售賣各式奶茶及咖啡,而Kee也在籌備接下來即將推出的新品。

Kee表示,現今做生意除了保持高質量的產品或服務外,不停的進步及創新才可滿足顧客需求,並維持競爭力。電子營銷在近年來也變得越加重要,因此他們也會經營社交媒體賬號,並不時推出優惠或投放廣告,吸引更多顧客光臨。

員工對於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。你不可能一個人擔任起整個團隊的所有工作,需要每個人分工合作,才可以達到最佳效果。

Kee是個非常看重及珍惜員工的老闆,雖然偶爾會比較嚴厲,但在工作時間外,他都會不時的舉辦聚會及獎賞員工,希望大家可以更用心的為BWF 付出。

甜品業飛躍性發展的一年

2019至2020年間,愛爾蘭的甜品產業得到了飛躍性的發展。越來越多新店面開張,售賣奶茶及甜點。

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,因為有競爭才會有進步。但我也相信顧客是明智的,到最後他們一定會去選擇光顧最好的那家。

 

Kee非常正向的面對不同的競爭者。有競爭才會使人進步,而Kee也希望在愛爾蘭的華人們可以一起成長,在愛爾蘭或西方市場也能有競爭力,可以讓更多西方人接觸亞洲文化。

相比起美國、歐洲或加拿大等多元文化的國家,愛爾蘭顯得較為保守,較難去接受新事物。所以,如果想在這片土地上能經營自己的生意就必須先了解人們的需求,然後做出調整才可以打入市場,建立起自己的生意模式。

疫情的影響:轉移店面,全新咖啡廳

因疫情關係,所有飲食業店面被迫暫停營業。

疫情影響了接近七至八成的營業額,相信許多行家也是如此。

因生意上的影響,BWF也從原本的遊客旺區——Temple Bar搬遷至現在的Liffey Street Lower(從都柏林二區搬至一區)。雖然這裡不是遊客專區,但店面重新擴充及裝修後,搖身一變,成了一間全新的咖啡廳店面。

創業開店的最大困難:

身為亞洲華人,最大的困難點就是找到一個良好的地理位置。

在愛爾蘭,華人想在這裡經營自家生意會較為困難,因為就算有資金,店主也未必會願意出租。由於愛爾蘭店主會更加照顧當地人民,所以都會優先考慮出租給自己人。

相信許多新起步的企業都會面臨許多質疑。剛開始時,許多人不太了解雞蛋仔是什麼樣的甜點。因此,Kee花了許多時間在推銷,包括試吃或製作廣告影片,讓大家了解雞蛋仔是什麼味道。

雖然很多愛爾蘭人民甚至是居住在愛爾蘭的華人都不太了解雞蛋仔,但伴隨著他們不懈的努力,漸漸得到了許多人關注,開始獲得良好的口碑。在大家口耳相傳下,越來越多人開始接觸及明白雞蛋仔,也漸漸的喜歡上這個美味可口的甜點。

剛開始時,Kee只專注售賣雞蛋仔,並沒有花心思在奶茶的研製。但隨著當地人民開始接觸及愛上奶茶後,他便決定下功夫去製作專屬於BWF的奶茶。

“希望可以同時保持雞蛋仔及奶茶的品質,然後繼續尋求進步!”

由於從未嘗試製作奶茶,一開始便面臨了味道不到位或材料調配等問題。在詢問了一些專業人士的意見及上網搜尋後,他們終於製作出屬於自家BWF的奶茶配方。

給年輕人的話

身為一名創業家,最重要的是你對於那件事有興趣,才會有心一直做下去,絕對不要為了錢而去做。

 

然後,你必須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及時間才可以達到成功。

沒錯,身為一名創業者或企業家,如果你對自身所做的事情不包有熱忱及激情,或許你將很難堅持的走下去。

在獲得來自顧客們的好評時,會讓他有滿足感。或許這就是一名廚師的特質?當顧客品嚐到美味的佳餚,並給出了讚不絕口的評價時,都是成為廚師們繼續烹飪美食的動力。

創立屬於自己的品牌

“亞洲有許多各式各樣的甜點可以帶進愛爾蘭市場,所以我相信甜點市場還有許多發展機會。”

在許多西方人的印象中,華人偏向於抄襲他人,而沒有自身的創意點子。

 

我認為我們不需要去抄襲。我們應該自己創立屬於自己的品牌,創造屬於自己的潮流及趨勢,然後讓人們去跟隨

希望深處國外每個角落的華人們都能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,打造出各自獨一無二的品牌,一起成為潮流的引導者。

Kee表示如果今天某些人可以輕易的抄襲並達到與你相同的等級,那或許你就該檢討自己,找出如何去改進自身品牌。

展望未來,2021規劃

“希望在疫情后可以新增分店在其他觀光景點,讓更多人有機會品嚐雞蛋仔與奶茶。”

目前,BWF規劃將來能在歐洲的其他主要城市開設分店,如:阿姆斯特丹、巴黎或羅馬,讓更多西方人們可以接觸亞洲甜品。

態度決定一切,每個人都有成功的機會。主要取決於你願意付出多少時間及心思,並願意堅持下去。

創業人生 | 一個從事記者行業媽媽的創業夢想: 西班牙甜點 Sweet Churro

創業人生 | 一個從事記者行業媽媽的創業夢想: 西班牙甜點 Sweet Churro

徒步穿梭在都柏林市區裏的大街小巷,經過高貴華麗的Grafton Street,欣賞著愛爾蘭最古老的校區,最後來到都柏林最熱鬧的區域——Temple Bar,與愛爾蘭人們一同體驗及品嚐美味啤酒的滋味,享受這裡美麗的文化風情。

在這熱鬧的Temple Bar 轉角處,有一條相較安靜的小巷。在這裡,有一家小店默默地為經過的旅客提供拉丁人的美食——Churro,又稱西班牙小油條。

愛上愛爾蘭,開啟創業夢

Nigely,一位來自委內瑞拉的媽媽,曾經是一名記者。然而,她從很久以前開始便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目標:希望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事業、生意。在一次來愛爾蘭旅遊時,她被這裡的人文及事物所深深吸引,並愛上了愛爾蘭的生活節奏。

因此,她決定報讀愛爾蘭的英文語言學校,順道體驗當地的生活。在這過程中,Nigely觀察出愛爾蘭並沒有一家正統且美味的Churro甜品店。

Nigely頓然發現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,讓她能實現一直以來的夢想,而家人們也非常支持她。所以,她與丈夫及母親決定一同留在愛爾蘭,開啟屬於自己的餐飲事業。




Sweet Churro的誕生

剛開始,Nigely是以一輛移動餐車,在都柏林南部,距離市中心幾公里外的市區——Dundrum作為銷售地點。雖然餐車規模小,但他們所調製的獨家配方卻得到了許多當地人們及遊客的喜愛,生意門庭若市。

2018年,經營了兩年後,由於顧客越來越多,餐車所提供的生意模式已經來到了極限。因此,他們決定尋找一個固定的店鋪以擴展Sweet Churro的生意。



經過無數次的暗訪明尋,詢問了許多的房地產中介,也遭受了多次的拒絕后,最終在Temple Bar附近的小巷——Crow Lane找到了一家小店鋪願意出租給他們。

小餐車
轉角店鋪

一家人各司其職 幫助同鄉人

Sweet Churro屬於一個家庭企業,由Nigely與母親及丈夫,共三人一起經營。他們分別負責不同的崗位:Nigely負責行銷、設計、推廣等有關的職務;丈夫負責關於貨物庫存、食材運輸購買等;母親則負責關於賬戶及管理的部分。雖然他們都各司其職,但每當遇到任何問題時,都會一起開會討論,尋找解決方案。或許是一家人的緣故,他們大部分想法和意見都幾乎一致,沒有太大的分歧,在解決問題時顯得非常快速及有效率。



除此之外,Nigely也非常照顧來到愛爾蘭尋求發展機會的委內瑞拉人。爲了提供更多機會給他們,Nigely會優先考慮及聘請委内瑞拉人作為員工,順帶提供他們機會磨練自身的英文語言能力。

保持傳統純真; 迎合愛爾蘭風格

Sweet Churro主要的產品為Churro,一個來自西班牙的國民點心。Churro的長相與亞洲的油條相似,因此也有很多人稱Churro為『西班牙小油條』。爲了讓大家能體驗到最傳統美味的Churro,Nigely根據西班牙傳統的食譜製作,再配合他們獨家調配的濃厚巧克力,讓當地人民及在愛爾蘭的遊客們能享有最道地、最純正的西班牙味道。

獨家配置巧克力醬

因Nigely一家人來自南美洲的委内瑞拉,所以除了西班牙原始的Churro外,他們也嘗試把南美的Churro文化帶進Sweet Churro。

南美與西班牙的Churro最大差異就是形狀:西班牙Churro的形狀是屬於較短和筆直;南美的形狀則像馬蹄。

馬蹄形Churro

此外,爲了迎合愛爾蘭人們甜食的習慣和提升市場的競爭力,Sweet Churro不斷去嘗試挑戰及創新食品。其中,他們試著將冰淇淋及各種不同的醬料或水果去與Churro融合,製作出屬於自家獨創的甜品。

迎合愛爾蘭人甜食風格
不同醬料與風格
加入水果獨創風格

分店開啓,餐車再次出動

Sweet Churro的創新和品質的保證,使品牌人氣持續提升。許多旅客和愛爾蘭人千里迢迢來到都柏林,就爲了品嘗一口美味的Churro。因此,Sweet Churro便重操舊業——創業初期的餐車再一次登場。這一次,他們將銷售地點設立於Wicklow區域,讓更多人可以瞭解他們的品牌及品嚐到不同特色的Churro。

餐車再次出動!



疫情影響,愛爾蘭政府雪中送炭

因疫情關係,爲了避免病毒的傳播擴散,各國政府實行了行動管制,愛爾蘭也不例外。這也大大影響了顧客的光顧率,間接導致生意銷售額大幅減少。慶幸的是,愛爾蘭政府機構——LEO『Local Entrepreneur Office』提供了資源補助於一些創業商家,成功幫助Sweet Churro度過這艱難的時刻。

“畢竟Sweet Churro是自己好不容易實現的夢想,也是我們全家的心血。所以不管再怎麽辛苦,也不會放棄,將堅持到疫情結束的那一天。期待都柏林再一次回歸昔日的熱鬧,相信一切將非常美好。”

Nigely盼望著疫情的結束,希望再度看到愛爾蘭往日的模樣。

 

Our Motto

小小奇蹟,大大夢想!

Little Miracles, Biggest Dream.

The MiraclesMakers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

[mc4wp_form id="449"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