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ainbow Part 2 – 彩虹(下)

【绿】

大雪皑皑,冷风呼啸,山脊断开的冰山下,我寻觅温暖。

外人总是以为我们毛粗脂厚,抱在一起就不怕冷。殊不知,生命里真正的严寒从来都不是来自大雪。

依偎在怀里的是“Scrappy”(斯克莱碧),名字很有意思——斗志高昂、爱打架、脾气暴躁,完全符合这个女人。2005年,她一踏足这片雪原,我苍白的生涯就平添些许色彩了。

我爱静,呆呆伫立,仿佛和白花花大雪融成一片。斯克莱碧宛如一抹自由行走的鲜红,突兀却引人注目。我只是不明白当初这个女人是看上平凡、呆呆的喜隆哪一点?没错,喜隆是我。

出外帮斯克莱碧打鱼途中,偶尔会看到“探戈”。她如今亭亭玉立,身段珠圆玉润,完全符合生儿育女的要求。探戈每半分钟到一分钟会不自觉晃动,她总是先稍微右摆再向左倾斜15゜,完全遗传了我。抱歉,忘了告诉你,探戈是我的闺女。

我不敢跟探戈打招呼,甚至连眼神都闪烁飘忽。探戈不是我和斯克莱碧的结晶。当年顶着咆哮冷风三十四天,熬到彼此瘦了整整一大圈,才把探戈带来我们的生命。然后两个多月,守护着皮皱皱,光溜溜的小探戈,我们轮流外出觅食。“我们”,是啊,另一个“我”是罗伊。

哎,罗伊……我淡忘他了……不,我讨厌他……没那么严重,只是选择性回避……不,我是厌恶他的……他很好,不能伤害他,那……我是厌恶他还是我?

我们依偎厮守了整整六年啊!1998年到2005年,一起目睹整整六个漫长难挨的漫漫白雪……都是那些外人,品头论足的。当年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家伙把我和罗伊的罗曼史撰写成儿童读本《探戈的三口之家》。你们写成成人读物,甚至情色刊物,我和罗伊都不会被害惨……为什么是儿童读本?

那些来来往往的人,总是背后一脸鄙夷喁喁私语,有的甚至当面对着罗伊指指点点,直接骂我们“流氓”“败类”……我知道罗伊不好受,但他总是用比他胸襟还宽阔的爱容忍我的眼泪、我的嘶喊、我的毒打。

罗伊没错,我也没错,探戈更没错。我跟随斯克莱碧后,那本《探戈的三口之家》于2006、2007年成为要求审查最多的书,2009年更是被封禁最广的书。那些人还是不愿放过我,我仿佛在他们转身离去听到长长太息。这好像在嘲讽我喜新厌旧,为了洗清嫌疑故意投入美女怀抱。

罗伊,我知道你还在纽约中央公园动物园的断脊冰山的一隅。我知道你知道我避着你,希望你找到比我比你还要有爱的男人,不要等我。

冰清玉洁的雪花是不会结果的,在飘落的瞬间就注定融化。

【蓝】

L君拾级而上,尽头等待的是那只瓶子和瓶子的主人。

不知情的还以为L是这层单位的租客,但他只是和租客N君、H君及T君是学校里同班的好友。看到L,H和T也知道是来复习课业的。

L总是有些别扭,一则他一来都长驱直入N的单位,除非相邀,不然也不会随意踏入H和T的房间。二则楼层是老旧的建筑,空气颇不流畅,甚至复习课业时会偶有海市蜃楼的错觉。但L从不褪下校服,连纽扣都不肯摘下一枚。L说身材不好,怕有辱大家视线。

N的小小房间长阔皆两丈许高约一丈。漆迹略显斑驳的墙上,贴满公式、励志标语和伟人语录。石灰地板灰扑扑,看起来总是邋遢,所以L总是找到理由扫了又扫,拖了又拖。

面朝街道的门口和窗户长着些许狰狞的苔藓,偶尔几只嘈杂的鸽子不请自来,停在窗户外的狭小阳台叫嚣。房里还算窗明几净:一个老旧、两米高一米宽、散发木香的衣柜,角落一张勉强容下一人的床位,床畔一个小小木柜,上面除了梳子、剃刀、文具、钱包,还有一只偏长的倒映房间微暗光泽的玻璃瓶子。

N喜欢把购物后找回的五分一角的零钱投入瓶子,说是瓶子里银亮银亮的,很是好看。后来L总是复习功课半途喊渴跑下去附近的杂货铺买汽水解渴,又或者写完一份作业嫌累,买零食买饼干回来提神。有时候还会招来H和T一起享用。再后来,L的脚步声在楼下响起,H和T都知道晚餐可以省下了。

瓶子自身散发的银币开始点亮房里有点抑郁的氛围。这时,L甚至开始会带着新买的电脑笔记本,拉起窗帘,关上门扉,约来H和T在N房看视频看电影。他说手机屏幕太小,没有电影院的经典气派。瓶子的银亮有时候是唯一刺眼的,N会把它藏到床底下。

戏看着看着,N开始频频离开房间到走廊末端拨电话了。阴暗的空间在热气氤氲的扭曲下,那头的N看起来就像毕加索的画。L浑然无知,心想可能和远方的家人报平安,谈近况吧。

不晓得哪一个午后,L提早来报道,N还在那一段和电话另一端沟通,眉开眼笑。这时候,T无心冒出一句“N上个星期好像跟M君告白成功了,现在天天煲电话粥。”

T看到L向着他满是汗渍的左侧脸庞被划开一道晶莹濡湿的线,他觉得这番话太唐突了。但他永远不知道,也没人知道L向着N的脸庞右侧依旧平静,右嘴角还颤抖着上扬。

瓶子里的妖媚银光比窗户那群张牙舞爪的青苔更狰狞,更幽然。喂得N的瓶子饱饱的,却喂得L的裤头带松松的。

【紫】

“你不是问过我的世界宽大吗?”寸头下的醒目浓眉在跳跃。

“告诉你吧,一点都不大……简直可以说狭小到极点了。”

寸头拥着一卷深蓝白波点的被单,站在泰国拉玛一世大桥侧的走道,很突兀?他刚刚告诉我他送货。这么巧,客户就住在我租的单位的公寓里。

我使劲抓了一把被单底下结实的二头肌,咧嘴,左眉高高挑衅道,“滚着被单呢?”

寸头精装的脸颊忽然掠过一片红云,拉起我往大桥这里跑。

我之前曾半试探半自白跟寸头说过我的世界看起来很辽阔,未来可以飞往其它国家深造,但总是有一种格格不入的孤独感。

看我不语,寸头侧过头来,“因为我的世界里只有你啊。”

“四周就只有高墙,没有自由,”他平卧的两团虬眉时而骚动,“每天上学,送弟弟补习,帮爸爸买伙食——小到连每个爱的人都没有立足点,尤其是我。”

“即使你的世界很狭窄,”我缓缓抬眼凝视他,“我可以在你世界陪伴你吗?”

“也许有一天啊,我们可以到世界之外去旅游……”我别过脸,不敢迎向他闪烁的双眼,看着大桥外波澜不惊的湄南河,“去生活。”

“世界之外?在哪里哦?”

“我有时候也在想,”无视他诱人的调笑,“我可能是外星人。”

他眼眶里的黑宝石熠熠发光,打量我,快把他常说的俊俏皮囊里的“外星”给挤出来了。

“这个世界没有谁是一样的,有必要把我们变得跟别人都一样吗?”

“他们想要改变你吗?”眉毛出卖他的疑惑。

“因为我是外星人啊——我不够人啊!”

“你不用变了,”他难得淡定,稳重,“我喜欢外星人。”

“那个好像是——”我迅速指向桥连接的彼岸,“你弟弟来了。”

他傻乎乎地扭过脖子去看,深怕被家人发现我和他,我也深怕这一点都不男子汉的羞涩被他发现。

我壮胆凑上身子。他脸颊一转回来——我从他毫米间的黑宝石读到惊恐,读到雀跃,我知道唇印上的温热既是外星人2号的,也是外星人1号的。

恍若隔世——他恼羞摘下身上的被单,粗暴地罩住我,“你现在就是个外星人了……别逃,去哪——”“来追你的男友啊……”“谁说你是我的——等一下”

头顶上,牵牛星和织女星隔空对望,一道星芒闪过,貌似飞碟……

【彩虹】

这是没有作假的。

天鹰座α 星驻守的观察员20200708隔着漫漫银河向轮值的伙伴发言:“哦,你还在这里吗?”

天琴座α 星驻守的观察员20010401回应:“没有离开过。”

他们轮流纪录这个编号NLD528NL150177的蓝绿星球生命进化。没有多久,大概从太阳黄矮星从太阳星云诞生前后算起。没有多快,这颗孕育生命的星球发展起生命的智慧,但他们还有一种凌驾在智慧之上的奇特元素,他们称之为——爱。

“20010401,继续纪录?”

“再观察一阵,没有想到,我看到彩虹了。”

在时间无垠的荒漠里,在星域弹指的光阴内,没有早来,也没有迟到,赶上了的记得问一声:“哦,你还在这里吗?”

 

【后记:配合同志骄傲月(Pride Month),谨此草创小说《彩虹》,想和所有为爱所困的人共勉——不论所爱为何,期盼大家在逐爱的过程一路不论晴天阴天、云翳霭霁,心中始终有绚烂彩虹相伴。如果有任何愛情的精彩题材或构思,欢迎邀约我们写稿或者亲自撰稿,我们一直“没离开过”。】

Leave a Reply

Our Motto

小小奇蹟,大大夢想!

Little Miracles, Biggest Dream.

The MiraclesMakers ©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

[mc4wp_form id="449"]